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无期独行:白沙,岁月长(散文)

绝品 【流年】无期独行:白沙,岁月长(散文)


作者:纷飞的雪 探花,20395.3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783发表时间:2020-10-28 22:05:52

【流年】无期独行:白沙,岁月长(散文) 抵达白沙前的中午。
   束河古镇食神花园餐厅一隅。
   我和艾明明面对面坐着吃饭,杯中茶是陈年普洱,汤水呈栗红色。
   这家餐厅是她找的。她说,食神餐厅的菜很好吃,主要是用餐环境好。要是在下雨天,能看到雨水顺着屋檐滴下来的样子,感觉很不错呢!
   走进餐厅,拐过一个木门,看到一方漂亮的池塘,能听见淙淙水声。池中养着雪山鱼,四周开着绣球花,格桑花,丁香雪兰,还有各种草木和盆景。
   下雨了。她说。
   是呢,还真的下雨了。我说。
   下午,我和明明在溪田客栈门口分别。她去丽江机场。我去白沙古镇。
   ……
  
   一
   这场雨,从束河一直飘到白沙。
   雨,像是一位搬运工,把世间的浪漫一点点运送到另一个古老的小镇。
   那时,我已站在花筑·户半开客栈二层客房的窗前,看着雨从屋檐上落下来,形成一道道细密的雨帘。风一吹,它就晃呀晃,有时还会发出“叮咚叮咚,叮叮,咚咚”的声音。这飞檐,青瓦,雨声都令我着迷,可我,却不知该从哪一张瓦片开始,去细数滴落在白沙的光阴?
   户半开,在白沙古镇入口处一个幽静的巷子里,由一对八零后的小夫妻经营。草木葱茏的庭院里,我坐在桂花树下吃早餐,三两朵桂花飘下来,有一朵恰好落在我的碗里,一时间,白米粥成了桂花粥,一缕清香漫散。此情此景,便是桂花诗中的意境——“一种幽香,几处相宜”。女主人珊珊养了两只狗狗,它们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珊珊温柔地抚摸它们雪白的毛发,喊着它们的名字,将装着粮食的盘子递到它们面前,轻声细语地说“乖哦,乖哦,多吃一点!”
   客栈取名“户半开”,大有清幽和神秘之感——时而敞开,时而虚掩。白沙古镇上的户半开,迎来送往的是天涯旅人,与小说《西厢记》中多情女子崔莺莺写给张生的“迎风户半开”情境大不相同。客栈的门是木质的,门上有两个圆形的门环,轻轻一叩,便有回声。很多时候,它是那么安静,即便是急风骤雨,即便是愁绪难解,也只是发出一声低微的叹息——诗人林雪说,只有叹息才是真正的回声……
   眼前的情境,让我想起一篇小说里的情节。小说讲了一个女子寻找父亲的故事。父亲在她幼年便离家,从此不知去向。母亲离世后,她用自己十年职场打拼的存款,带着父亲的旧照片,一路奔波,历经两年的时间,经过很多城市,到过很多村落,最后终于在一个叫做白沙的小镇找到了父亲。眼前的男人与照片上的父亲已判若两人,苍老憔悴,目光呆滞,口齿不清——父亲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她想带着父亲回到自己的城市,为父亲寻医治病。可父亲不愿意跟她走,为了留在父亲身边,她卖掉了城里的房子,租下了镇上一间四合院,开了一家民宿……小说有个圆满的结局——她在白沙遇见了爱情。她了解到父亲当年离家的原因和积压的心结,并和爱人一起治愈了父亲。一个落雨的黄昏,她和父亲坐在窗前,向父亲讲述他未曾亲历过的关于母亲的往事。
   我不知道小说里的白沙,是不是我现在所处的这个小镇?国内以“白沙”命名的古镇不止丽江,还有重庆江津、湖南浏阳的白沙古镇,或许还有我不知道的。但我却依然记得,小说中无数个关于白沙的雨天,以及父女两人雨中对话的描写,那场景与我身处的白沙古镇十分相似,更主要的是有一种气息的契合。
   我开始确信,小说里提及的白沙就是此时我所在的古镇——铺满石子路的街道,路边的河流,逼仄的巷子,盛开的鲜花和青草,还有远处依稀可见的雪山。
  
   二
   从一夜微雨中醒来的白沙,天空呈现出一片深幽的蓝。白棉花般的云朵漂浮在半空,那是天空写给白沙的情诗。
   早晨,她提着篮子去镇上的集市买菜,穿过巷子去打酱油,有时会看到活蹦乱跳的雪山鱼,还有新鲜的石榴。那天,有着很好的阳光,她想在路边的石墩子上坐一会儿,使劲地嗅一嗅阳光的香味。她想和摆摊的老奶奶说说话,想从她们手里接过一碗鸡豆凉粉扒拉着吃完,可她出来的时间有点长了,她担心父亲醒来找不到她会哭闹,她要回去给父亲做饭。父亲喜欢吃红烧鱼,喜欢吃用蒜泥煸炒的油菜,她一想到这些便笑出声来。那时,我恰好从她身边经过。白沙的雨下得那么认真,我看见她,提着篮子,奔跑在雨中。
   那日下午,父亲午睡醒来,双手不停地抓挠头发。她决定带父亲去理发店,修理一下乱糟糟的胡子和头发。这是镇上仅有的一家理发店,就在巷子口的几棵桂花树边。
   理发师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为她的父亲剃了胡子,剪了头发,不到半个钟头,父亲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她觉得,眼前的父亲和照片上的样子有些接近了,那眉宇间的英气,是母亲一直用生命爱着和等着的。理发店的旁边是一家花店,落地玻璃窗内满是鲜花——红玫瑰,白玫瑰,香水百合,满天星还有丁香雪兰。她想起母亲活着的时候,一直希望能有个开满鲜花的屋子——这是属于母亲的一个梦,和父亲有关。母亲的卧房里有一张画像,那时的她还在母亲怀里,是个刚刚出生不到百天的婴儿,母亲抱着她,坐在紫藤花下,脸上全是幸福和满足。她记得小时候,母亲常常会指着一册图画书里的花,教她发音认字,“花”是她最早认识的一个汉字。长大一些后,她也爱上了花……母亲说,父亲完成这幅画,便不知去向。
   午后,会有风从雪山吹来,风里夹杂着桂花的香气,还有雪的清和。白昼残存的阳光渐渐散去,又一场雨将在黄昏到来之前飘落。
   她只在花店橱窗前站了一小会儿。我还是没有看到她忧伤的脸,我只看到她的背影,她搀扶着父亲,迈着细碎的步子,他们路过花店,路过理发店,路过桂花树,路过流水淙淙的小河……最后,父女俩的背影,被一张大风刮来的扎染布覆盖。我站在他们身后,瞬间失去了想象。
  
   三
   白沙,像是一位慵倦的老人,在暖阳下絮叨从前,估算每一个时辰。年轻时的意气奋发在飞逝的岁月里一点点地消亡,最后他选择将自己放逐,继而缓慢地隐遁在一片深厚的荒芜里。
   走在东华街上,抬头便可望见雪山身姿,那时的雪山像一位娇羞的少女,一袭白纱裹身,曼妙清丽。古镇少有的古朴安静,吸引了如我这般渴望简单和纯粹的旅人。
   街道两边的墙上,挂着各种颜色、图案的扎染布,我将它们当作背景,拍了一组照片,用来留存白沙岁月里的独特之美。“撷撮采线结之,而后染色。即染,则解其结,凡结处皆原色,余则入染矣,其色斑斓。”——这是古籍里对扎染工艺生动的描写。原以为扎染布唯有在大理周城才能目睹,却不想在白沙的街头,也能与它们亲近。
   走进白沙锦绣扎染工坊,看到几位纳西族女子在白布上扎花、印花。不大的院落里,有一个大大的染缸,横梁上挂着一片片染好的土布。扎染布大多是蓝色的,图案以花草虫鱼为主,有返璞归真的意趣,更有清新雅致的古朴之美,让我心动不已。
   穿过白沙高高的牌楼往里走,拐弯,走进一条幽深的巷子,再往前便可看到一排排低矮的纳西族民居。外墙是用土黄色的石头堆砌的,滴水瓦片上,一簇簇绿色的草生逢其时,在这里的日子如此静好安稳,它们避开喧杂的人流车流,在泥土的怀抱里,逃逸了时间的追捕,活得自由自在。与这些幸运的草儿为邻的是玉米棒和红辣椒,它们随意地挂着,享受阳光的柔情。若是在清晨或向晚时分,还能望见几缕升腾的炊烟,仿若置身于陶渊明的“暧暧远人村”中,那“依依墟里烟”就在眼前。
   一道不知从何处照过来的光,投映在土墙上,我将镜头对准它,摄下一幅白沙秋深图。与热闹拥挤的大研古城相比,白沙的存在是个异数,这里实则还算不上是旅游景点……莫名,我有种担忧,担忧过不了多久,白沙突然就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弥足珍贵的纯粹。我在白沙,拍了很多照片,单反机储存条内留下了现在的白沙。多年以后,再翻出照片,看着它们会禁不住唏嘘,会禁不住怀想我在白沙的时光,以及那些停滞在岁月深处的美好。
   白沙另一种绝美的风景,是那些包着蓝头巾、系着蓝布围裙的纳西族奶奶。她们会出现在街边的集市上,她们守着草药摊儿,身前放着蔬菜篮子,水果筐儿,还有各种菌类、野生食材,以及白沙美食鸡豆凉粉……有时,她们会背着竹篓从你身边走过,当你走近她们,那投向你的目光像孩童一样纯真,涌动在眉目之间的是我们一直怀念着的慈爱。
   这回,我才清楚地看见她的脸。她的头发黑亮,五官精致,眼睛清澈。那时的她正在一个草药摊前,问有没有治脚裂的草药?纳西族奶奶给她包了几贴草药和一盒药膏,让她回去后加水煮沸,再用纱布做成药包,敷在伤处,再涂药膏,这样坚持用上半个月就会痊愈。她父亲的脚后跟每到秋末冬初便会开裂。由于奇痒无比,那裂开的地方,常常被父亲抓得血迹斑斑。这下好了,找到了可以治好父亲脚裂的药,她太高兴了,对着纳西族奶奶说了好几声“谢谢”。
   在白沙遇见她几次,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开心的样子,她拎着草药离开。在我所不知道的某个街道的某间房子里,我想象着她是如何小心地为父亲煎药,洗脚,敷药,涂抹伤口……
   岁月那么长,她终究要陪伴着父亲一起度过。
  
   四
   天黑之前,我想买点水果带回客栈,看到路边有位大姐摆着水果摊。大姐向我推荐了亲戚果园里采摘的石榴和红提,石榴二十元能买三个,个头挺大,红提六元一斤。见我犹豫不定,便洗了几个红提,又用刀划开石榴,颁开一小块果肉让我尝,果肉水分多,真的很好吃。我说,这个石榴我也买了吧。大姐却不肯,从竹筐里挑了三个新鲜的石榴给我,说,这个我带回家给孩子吃。
   我回去的时候,想转身看一看夜幕降临时,流泻在牌楼上的光影,却看到大姐背着竹筐的身影,在这条路上不知走了多少回——
   在满月之夜走,月亮护送她回家。
   在深秋的早晨走,满地的落叶跟随着她的步子飞舞。
   在寒冷的雪夜里走,雪花亲吻她的眼角,那缕光会温暖她。
   在白沙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为自己泡了一壶普洱。那是两年前云南的友人寄来的,栗红色的汤水,入口香甜。这么多年,我一直贪恋普洱的口感,贪恋这份温暖。
   我坐在窗前写作,将一篇写了两年还未写完的中篇改了又改,将白沙的雨,街道,庭院一一写入小说里,还有关于她——她的父亲,她的客栈,她的爱情,还有她那无比绵长的岁月。
   晚上九点钟时,我接到艾明明的电话,说好后悔没有和我一起来白沙,还不停地问我,白沙镇上人多吗?问我有没有去吃砂锅牛肉面?
   我给明明发去几张白沙的照片——户半开客栈二层廊前的雨帘,飘着桂花香的院子,还有白沙巷子里的民居,花店,依稀可见的雪山,当然还有我与扎染布、土墙的合影。
   我告诉明明,白沙忽晴忽雨——晴天的澄净明朗,雨天的诗意朦胧,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刚到白沙古镇的那天黄昏,在户半开看到雨水顺着屋檐滴落下来,是我们在束河所期待见到的样子。
   我说,明明,白沙,也会是你喜欢的样子。

共 411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白沙古镇,玉龙雪山脚下的千年古镇,至今依然保存着纳西风貌。它,纯朴纯简纯粹,吸引着作者前往。作者以独特新颖的构思,完成了一篇游记。散文书写古镇,对街道,民居,人群投以深情的注视,用充满着韵律感且回旋的语言,将那些分崩离析的灵魂聚合到一起,给读者以彩虹与灰烬。作者来到白沙,入住“户半开”,黄昏时,她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对一场雨的注目,一篇小说里的情节如流水般缓缓而出,深埋在小说中的情感与白沙的景致丝丝相扣,让散文有了古老的东方式的秘密憧憬。散文有着强烈的带入感,诗意且别致,实景与梦境的交织中,把白沙的风土人情一一展现,那些世相风景,那些悲欢离合融入到古镇的每一处,引领读者进入其中。值得欣赏的是,作者将白沙的风情、景物合成了一幅图画,那些和谐的意境与美感教人赞叹不已。如作者一直和我们说的那句话:“不要把游记写成游记,游记类的散文应该有着丰富的内核以及多样式的呈现”。确实,用这样的笔法写散文,可谓虚实相生,曼妙得体,别具一格。作者的散文文风雅致,意蕴繁复,文本有着可探究的内存、深度和维度,发散性的思维,通透的情感表达,可以触摸到的爱与怀念,真切的感悟和写实穿插自然,阅读时似有音乐和花香缠绕。此文,堪称一绝,流年倾情推荐!【编辑:茉莉花香香满园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29001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01202第0062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20-10-28 22:08:39
  好美的散文,佩服作者的文笔和结构的巧妙,阅读的同时让我受益匪浅,问好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29 10:55:20
  谢谢亲爱的茉莉,辛苦了。
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20-10-29 09:32:11
  你到的地方,时光也会变成诗,你到的地方,触目举手皆风景。也想,沿着你的足迹,远行——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29 11:03:48
  朵朵,今年八月,我一个人去了云南。为期11天的旅行,去了普者黑,大理的沙溪古镇,香格里拉的独克宗城,普达措,丽江周边的几个小众之地,这是我内心真实的热爱。谢谢你来读我的散文,这篇确实花了不少心思,明年我有计划去建水,腾冲,普洱,版纳。
   祝你安好,顺意。
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20-10-29 11:46:38
  “不要把游记写成游记”,我也在努力中。
   可怎么也写不出这么空灵、雅致的文字。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29 16:34:06
  谢谢姐姐,我们一起努力。
4 楼        文友:山泉        2020-10-29 15:53:03
  看到你就好了,雪,还得感谢打榜的流年,一如你的倩影和文采……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29 16:34:24
  好久不见,问候大哥。
5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0-10-30 16:50:58
  精妙的构思,虚实相映,云朵一一样漂移的文字,是又一崭新探索!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回复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30 22:00:37
  谢谢大哥鼓励,我会好好写,将文字放在心中,一生供养。
6 楼        文友:一地流沙        2020-10-30 20:57:22
  就喜欢读雪这样的美文。阅读成为了真正意义的悦读。
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回复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0-30 22:13:03
  谢谢流沙,祝你安好。
7 楼        文友:风中的云儿        2020-11-01 11:57:29
  语言清丽新雅,文思空灵跳脱,读你的文字,真的是一种享受。在你的朋友圈看了相关的图片,美丽的风景在你的文字中更有了一种幽深典雅的韵致,不知要经过多少年的修行,才能如你般可以轻巧自如地驾驭文字。喜欢,一如即往。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回复7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1-02 10:08:48
  谢谢云儿,云南去过好几次了。每一次去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不同的风景。
8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0-11-12 16:13:21
  在雪充满灵性的文字里游走,感受一颗敏感纯粹、晶莹剔透的诗心。这样的白沙,这样的文字,实在太美,徜徉其中,也是一场无期独行。
闲云落雪
回复8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2-13 20:25:33
  谢谢落雪,祝你安好。
9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0-12-03 16:53:48
  祝贺此篇被评为绝品。散文笔法的有意创新,诗一样的语言!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回复9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2-13 20:27:02
  谢谢轻舟大哥,祝福安好。
10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0-12-03 22:36:07
  只须跟随笔韵就可走进一个古城的梦境里。优雅的文字里嵌入那个千里寻父的动人故事,拨动了读者最易感的那根心弦。深邃的纳西文化以及它古朴的风韵镶嵌在白沙古镇的瓦檐、束河畔的雨窗、玉龙雪山下的每一处巷陌与桥头。文中呈现的那些素朴纯然、风韵独特的风俗人情装点着纳西人或豪放,或婉约或纯朴的天然性情,也铺展着纳西人丰富多彩、意态万千的文化生活。精妙深度好文,厚重文献阅后读受益良多。绝品实至名归!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10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0-12-13 20:28:00
  谢谢若雪,祝福安好。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