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菊韵】疯娘泪(影视戏曲)(非首发)

编辑推荐 【菊韵】疯娘泪(影视戏曲)(非首发)


作者:大师无忌 白丁,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6发表时间:2020-12-25 09:33:00


   ——献给天下所有亲爱的母亲
  
   出场人物:
   /老满(晋南某村村民,因为炸石头炸掉一条腿,靠假肢生活。)
   /奶奶(老满的母亲。)
   /兰香(老满的妻子,有疯病,被老满一家收留并和老满结婚。)
   /二婶(老满的邻居。)
   /小根(老满的儿子。)
   /小五(小根的同学。)
   /众村民(老满同村村民。)
   场次:
   序幕
   第一场……收  留
   第二场……劝  婚
   第三场……苦  果
   第四场……赶  家     
   第五场……拒  母
   第六场……劝  孙
   第七场……回  归
    
    
   序   幕
   30年前七月某日,半夜。二婶家门口。
   幕后小根道白:“30年前,有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女子流落到我们村……”
   村妇兰香蓬头散发摇摇晃晃上,饥饿难耐跌倒在二婶门前。
   二婶内急搂抱肚子出门:“哎哟,哎哟!”匆忙中被躺倒在地的兰香绊倒。
   二婶伸手一摸惊叫:“谁?”
   切光
   第一场   收   留
   次日,天蒙蒙亮,老满家。
   老满身背一装馍的小包,手拿鞭子:“娘,我上工走了。”欲出。
   奶奶紧赶出来:“满娃啊,带上馍馍了吗?”
   老满:“娘,带上了,我走了啊。”瘸腿走路出门。
   奶奶:“哎——”愁眉苦脸地收拾桌子,“我好苦命吆!
   (唱)
   老婆我生来命好残
   几十年苦水拌黄连
   幼失枯中丧夫度日如年
   夫走后给我留下独苗单杆杆
   熬半夜起五更不觉艰难
   现如今五尺儿男在身边
   原指望儿大我能擦把汗
   谁料想麻绳偏从细处断
   儿子如今身体残
   老来无望难上难
   怨就怨老天不睁眼
   我老婆啥时候苦能受完”
   之后拿笤帚扫院。
   二婶领兰香上,身后有个别看热闹的村民。
   兰香傻立着。
   手拿上地工具看热闹的其他村民从不同地方上。
   小孩子起哄:“疯子!噢——快看哪里来的疯子。”
   村民甲:“哎!疯子啊,你不是从灶炕里钻出来的吧?”
   村民乙:“吆,这头发还是爆炸式的飞机头啊!怕是飞机出事了掉下来的女空军吧?”说着手拉兰香的头发。
   兰香无辜的神态躲闪着。
   村民甲打趣:“二婶啊,这是你啥亲戚啊?哈哈……”
   二婶:“爬远些,是你二姑姑。再欺负人家,小心二婶我撕烂你的裤裆!哈哈……”诙谐爽朗的笑。
   众村民笑。
   至老满家门口。
   二婶抢前一步:“嫂子,嫂子。”
   奶奶放下笤帚,急出门:“哎!”
   奶奶:“他二婶,一大早的这么多人是做啥啊?”
   二婶:“嫂子啊,你看看这。”说完手拉兰香到奶奶面前。
   奶奶吃惊:“吆,他二婶,你领的这是谁啊?”
   二婶:
   (唱)
   “嫂子啊——
   昨晚上纳鞋底熬到夜半
   忽然间肚子里海倒江翻
   顾不上没穿鞋急忙出院
   事情急步儿紧直奔厕间
   多年的老熟路我没放在心间
   谁料想老梢公翻了大船
   月儿高星星淡啥都看不见
   忽然间
   倒栽葱爬不起
   裤子里早成了黄泥滩
   哈哈
   二婶啊,你猜怎么着?
   我定定神,壮壮胆
   伸手一摸是这个人儿把我绊
   领回家换了裤子再把她盘
   一会疯一会傻
   一会又如同是好人一般
   舀瓢凉水洗洗脸
   面容娇巧赛天仙
   我烧开了水,煮了碗面
   她狼吞虎咽全吃完
   喝完面汤舔舔碗
   还是不离我家园
   拉拉呱呱到天亮
   如今没吃早起饭
   嫂子啊
   队长敲锺已三遍
   要是去迟没活干
   你积积福行行善
   这个疯女人你就看着办”
   兰香傻对着奶奶笑。
   “我走了啊,嫂子。”二婶边走边下,给兰香使眼色,“憨女人,快去。”
   村民甲:“走了,再不走队长不给派活了”
   村民乙:“不要急嘛,不干活了和这个疯女人一起去要饭,还有个做伴的!哈哈……”
   二婶哄村民走动作,众村民一哄而散。
   奶奶看看兰香,急叫:“他二婶,他二婶……”转过来再看看兰香,兰香拘谨地搓了搓手。
   奶奶无可奈何的表情:“哎!进来吧。”拉兰香进屋。
   奶奶:“你看看你头发成了啥了,这都怎么过来的。”
   兰香用手抹了抹头发,有害羞感觉。
   奶奶转身拿来一梳子帮兰香梳头发,兰香刚开始有点反抗,渐渐不再乱动,脸上显出幸福满足的神情。
   奶奶:“孩子,你名字叫啥?”
   兰香:“ 我饿。”
   奶奶:“家是哪里的?”
   兰香犹豫着:“大婶,我饿。给我点吃的吧?”
   奶奶摇头:“哎,苦命啊!孩子,我到哪里给你弄吃的啊,你去看看我的锅里是什么啊!
   (唱)
   三合一窝窝全是糠
   的确良米汤能照见人影影
   自留地白菜淹上半缸
   水煮菜里难见油星星
   我和儿住一起相依为命
   儿有病身残疾不能劳动
   生产队照顾他看顾麦场
   活简单不费力好像轻松
   哎!孩子啊!
   到了年底一分红
   别人一斤咱八两
   时常是米缸空了看面瓮
   面瓮空了煮那野菜汤
   三天两头锅灶冷
   或饥或饱听天定
   莫嫌我老婆子心冷如冰
   志短了都是那因为人穷
   话出口你可要多多见谅
   现如今我全家难过光景”
   兰香:“大婶,我会做饭,洗衣服,会纳鞋底,我也能挑水,拉车……我什么活都愿意干,叫我留在你家吧?”
   奶奶:“憨娃啊!你知道我一家是怎么过来的啊!哪里还禁得住多一张嘴。”
   兰香:“婶子,留下来我一定好好干活,多少叫我吃点就好啊!”
   奶奶:“孩子啊!”
   (唱)
   “不是大婶没有那善心肠
   实在是家中没有半点粮
   你出门拐弯顺坡上
   数上三家看门房
   门楼高气派大主家姓张
   财大气粗好家境
   求求告告也许行
   他扔的也比我吃的强
   孩子,你走吧,多长个心眼,看到那家高门楼,你就进去,也许人家会收留你的。”推兰香出。
   兰香扭动着身体,被奶奶推出门,兰香忽然扭身跪下:“大婶,求求你留下我吧,我每天就吃半碗饭……”
   奶奶无奈叹息:“哎,苦命的孩子!”
   切光
   幕后唱:
   这一跪/莫说膝盖软/跪出了惊天大义/撼人心地/树木在沉默/花草也悲戚/跪出了人间多少亲情多少爱/纵是铁石心肠也落泪
  
   第二场   劝   婚
   一月后,老满家。
   兰香抱一盆衣服:“大婶,我去河边洗衣服去了。”
   奶奶(喜气洋洋):“吃了饭再去吧。”
   兰香:“做饭的时候我烤了一个窝头吃过了,不吃了。”
   奶奶爽朗笑:“那你去吧,路上不要和别人说闲话,洗完了就回家,啊?”
   兰香出门:“知道了,大婶。”
   奶奶目送兰香出门,拍拍围裙上的土:
   (唱)
   “嘿嘿
   原以为家里面来个累赘
   原以为又多了吃饭的嘴
   谁料想兰香她好是勤谨
   干重活体恤人受尽哭累
   真没想到啊
   进家来一月整好人一般
   疯疯病再没犯一星半点
   为此事真叫我左右为难
   是走是留我难算盘
   提起叫他走
   她热泪两串串
   可要留下来
   穷家穷舍穷锅灶
   一家人都熬煎
   哎……”
   老满拿鞭子上。
   老满:“娘,我回来了”将手中鞭子放下,“娘,中午吃什么?”
   奶奶:“儿啊,自从兰香来到咱家,已经是有上顿没下顿的了,一家一年连皮带壳就那300多斤粮食,今天就还有点谷糠,我和了点玉米面拍了几个窝头,兰香蒸熟了,你去吃吧。”
   老满:“哦,好的,娘。”下。
   奶奶叹息摇头:“哎……”
   二婶端一碗菜进门:“嫂子啊。”
   奶奶:“哦,他二嫂,你来了,还没吃吗?”
   二婶:“吃了,嫂子啊,今天我蒸了点苦菜,这是给你送点叫你尝尝的。”
   奶奶:“他二婶,你家也是勒起裤带过日子,不要老给我送,我家穷的什么都 没的给你回。”继之是叹息声。二婶推让给奶奶,奶奶接了二婶的碗,将菜倒进自己碗里,拿了两个鸡蛋放进碗里给二婶:“自己家的鸡蛋还有两个,你捎回去叫娃吃了吧。”
   二人相互推让,最后二婶把鸡蛋放回了奶奶的碗里。
   二婶:“嫂子你不要见外啊,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哪家有难了互相帮衬帮衬才对啊!对了,嫂子,我看你老是愁眉苦脸的,那可不行啊!”
   奶奶:“他嫂子,我不愁行吗?老满三十多了还没个媳妇,家里就这几间烂房子,饭是有上顿没下顿的,你还给我弄个疯女来,你说我愁不?”
   二婶:“嫂子,我这几天有句话,老在我这舌头尖上转过来转过去,一直没敢说出来。”
   奶奶:“他嫂子。有什么你说嘛,咱们又不是外人。”
   二婶:“嫂子啊,兰香在你家还疯过没?”
   奶奶:“是没疯过,干活也好,可家里就那点粮食,实在支撑不了多一个大活人吃啊!”
   二婶:“我说嫂子你真是死心眼,咱老满那样你就不急啊?就你这条件,哪个姑娘会上门?嫂子啊!
   (唱)
   什么事咱都要前思后想
   没媳妇要误了娃的后半生
   现如今找婆家不同凡响
   我们那一套套已是过时的经
   嫂子啊!现如今找婆家,
   自行车骑着日棱棱
   缝纫机匝衣乓曾曾
   手表叫的象蜜蜂
   三转少不了一样样
   收音机一响洋戏唱
   四十八条腿儿摆家中。”
   奶奶苦愁着脸:“我哪里来的那多的钱啊!他二嫂,
   (唱)
   家徒四壁照脸亮
   房前屋后穷比穷
   拆了东墙补西墙
   娶亲就象做美梦。”
   二婶:“别急啊,我的嫂子,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唱)
   你家过的是啥光景
   几个盆几个罐你比我清
   盆盆罐罐有几个
   一个还比一个光
   老满娃人好腿有病
   你忍心他单独过一生
   女人家也没有一模一样
   会做饭会生娃也能勉强
   打不到豹子打家狗
   没有家狗把那兔子烹
   依我看
   嫂子啊
   说兰香疯来她也不疯
   到你家见天是齐齐整整
   我看是嫂子你烧了高香
   和老满凑一对
   把李家香火往下传承
   不是我说你,嫂子啊,你不如叫兰香给老满做了媳妇,也好续了你李家的香火。”
   奶奶沉思:“他嫂子,说的是这个理,可兰香哪里来的,我还弄不明白,一旦以后有个什么麻烦,我一老婆子可知道怎么办啊?”
   二婶:
   (唱)
   “来时无影去无踪
   留在家不怕人讨帐
   娘家人他也要想一想
   疯疯女还能嫁个啥模样
   嫂子啊
   注意该定就要定
   要错过这好事你后悔一生
   嫂子啊,我看你是麻秆打狼两头怕,丢下嘴里的肉,去等河里的鱼,好了,回去我还要喂猪,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吧!”下。
   奶奶:“他二婶,你走了啊?”继之思索:“也是啊!
   (唱)
   二嫂她一番话密织合缝
   我心里如同是五味翻腾
   穷家舍娶媳妇痴人说梦
   哪里有姑娘家会把门登
   对,就是这个主意。  老满,老满,你来。”
   老满从里屋出来,左手上端一 菜盘子,右手拿一窝头馍:“来了,娘。”
   奶奶:“儿啊,娘有件心事想和你说说。”
   老满:“娘,有什么就说啊,我吃完还要上工。”
   奶奶:“娘想,想,哎,儿啊!
   (唱)
   三十五你没成家娘心急难
   盼媳妇想媳妇望眼欲穿
   刚才你二婶子到家一转
   拨动了为娘我心中谜团
   兰香她住我家你也常见
   模样儿也算是走在人前
   说她疯一月来疯病没犯
   又是说又是笑好人一般
   儿啊
   就算是有时疯来有时癫
   可总还有不疯不癜那几天
   我娃你好好听娘劝
   和兰香过一家了我心愿
   过几年生下个一女半男
   为娘我老百年也能心安。”
   老满一惊,放下盘子和窝头:“娘,我……”
   奶奶:
   (唱)
   “儿啊
   你细细盘来细细算
   穷家舍一眼能望穿
   出家人不把那在家话谈
   没有钱也罢了,你那一条腿,
   儿啊
   哪有姑娘不弹嫌。”
   老满:“我的腿——
   (唱)
   娘啊
   悔只悔当初儿不该把山上
   悔只悔当初儿不该做那放炮工
   更悔那哑炮不响儿怎么不再等等
   逞英雄我一人直往前冲
   醒来时儿已在医院病房
   左腿在右腿已空空荡荡
   娘啊
   一条腿害得我死不去来活不成
   一条腿害得我头难抬来口难张
   泪水和着那苦水心内淌
   有多少泪水多少痛
   张大伯李大娘都把福享
   你可知啥是热来啥是凉
   孩儿我一条腿已拖累了娘
   哪还敢娶个媳妇傻又疯
   一家人在一起谁把谁帮
   苦日子哪一天是了是终。”
   奶奶:
   (唱)
   “我吃好穿好不是把福享
   儿一人孤单单叫我心伤
   听我劝你了了娘的心病
   只盼望我儿你能把亲成。”
   老满“娘啊,儿我这一条腿已经拖累了你,再娶个疯子,娘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尽个孝啊!”
   奶奶“儿啊,你娶了媳妇有了娃就是对我最大的孝顺。你放心,娘我身体还好的很,用不了三年五年,你们有个孩子,我还能帮你们带带,我死了,总还有个上坟烧纸的娘我就满足了。”
   老满:“娘!”用力砸自己残废的腿。
   奶奶安抚老满的动作:“儿啊……”
   切光
   第三场   苦   果
  
   一年后,老满家。
   童声:
   秋叶儿黄,豆荚儿开,里面蹦出个金豆豆来……
   奶奶抱孩子上。“哈哈,我老婆子好福气啊!
   (唱)
   原以为李家无后要断线
   疯女人生了个带把儿男
   多年来愁眉又舒展
   老婆子我心里赛蜜甜
   换罢屎布凉尿片
   洗洗涮涮忙不闲
   手里活儿紧紧干
   抽空逗逗孙子玩”
   忽然是婴儿哭声。
   奶奶哄孩子的声音:"噢——噢——不哭了,乖孙孙——奶奶抱——"
   孩子哭声渐止。
   老满上:“娘。”
   奶奶:“老满啊,你回来了。”
   老满:“哎,娘,你歇着,来,我抱会孩子”
   奶奶:“我不累,不累。
   (唱)
   抱孙子兰香我没感觉累
   娃一笑我只觉畅快舒心
   腰不酸腿不疼浑身有劲
   一会不见小孙孙,儿啊,
   我就象掉了七魄三魂。”
   老满憨厚得笑:“嘿嘿,娘,孩子都过了一个月了,还没个名字,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奶奶:“名字啊,娘我早想好了,我这宝贝疙瘩是咱李家的一条根,就叫有根吧!”

共 14007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老师这部影视剧,写的十分感人。真实地再现了那个难忘的时代,以及那一时代中百姓生活的一个侧面,让我们从中受到不少启发教育。它揭示出了人性中的善,也展示了生活中的无奈。作品以轻喜剧的形式记述了一个家庭的悲剧,从中反映出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母子连心。”从来如此。剧中的兰香虽然是个“疯女人”,可她对儿子的爱一点儿也不比健全人差。为了儿子她受尽歧视,为了儿子她失去了自己的性命。她的结局让人潛然泪下。而剧中另一主角奶奶,她同样也是为儿子,为了孙子健康,她不让兰香这个生身母接触自己的儿子,做法虽偏颇但也是人性使然不能过多责怪她。而那个二嫂的做法更值得称赞肯定。她心底善良富于同情心,把傻女人引荐给残疾人为妻,这无疑是一善举。傻女人兰香的儿子呢,他从自卑到理解,从不认母亲到认娘归宗,这一心理变化也说明善是人性之根本不会泯灭。戏剧的语言诙谐唱词流利,对白符合人物性格,戏剧冲突合理舞台效果良好。是一本很有思想深度的影视作品。为之点赞!并推荐大家同欣赏!【编编:刘银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12-25 10:53:02
  欣赏好戏!学习情怀!很好的佳作!
黄金山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