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一个人的年夜饭(小说)

精品 【八一】一个人的年夜饭(小说)


作者:垂文扬采 白丁,48.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36发表时间:2021-01-04 09:11:03
摘要: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对其一生确实有深远的影响,期盼社会更和谐,家庭更圆满,人性更美好(这是贯穿全文的一条主线)。城市在扩张,村子在变空,发展应该城乡统筹;独生子女已成家立业,重大节日,何去何从?是个值得沉思的问题(这是衍生的两条暗线)。

【八一】一个人的年夜饭(小说)
   刘永全完全想不起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得了这个病。
   他只记得,很久以前就郁郁寡欢,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尤其是近几年来,内疚、自责、焦虑和烦躁时不时向他袭来,霸占他的思想,啮噬他的灵魂。每到晚上,头一挨枕,就没有睡意,他感觉有种无形的力量,暗中操控他的意识。
   这种情绪,在今天达到了极点,有如滔天的洪水将他活活掩埋。他拖着乏力的双腿,来到阳台上,打开窗子,伸出头去。他想呼吸新鲜空气,准确地说,他是想换个地方,转移一下注意力。
   窗外下起了小雪,雪落得有些着急,它不是飘下来的,而是直线坠落。站在34楼阳台上,刘永全分明听到了雪花撞击水泥地面的声音。
   他恐高,不敢朝下看。于是,将呆滞的目光投向远方。
   他向城南望去,那座地标式建筑——一只刺破苍穹的高跟鞋便跨进了他的眼眶,他听到“噔噔噔……”急促而刺耳的声音震颤着整个城市。这声音,有如铁蹄踏过土地的破碎声;这节拍,近乎城里人的生活节奏。
   他转向城西,曾经一年收获两季优质水稻的农田里,雨后春笋般地长出了一栋栋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商品房里,分隔出无数个鸟笼,他就住在这样的鸟笼里。他不明白,这座城市已经超过千万人口了,为何还要继续扩张?身在城中苟且偷生的他,自然理解不了什么发展规划的伟大愿景。但他能预知到,将有大批的后浪涌入这座城,还会有大量的农民背井离乡,乡下的空村,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空。
   城东,以前是旱地,每到春天,地里就会开满金灿灿的油菜花,花香馥郁,沁人心脾。听同事们说,那个时候的周末,休闲赏花的城里人络绎不绝,地埂都被踩平了。刘永全提不起一丝兴趣,小时候,他在家乡的油菜地里追过蝴蝶,捉过蜜蜂,挖过野菜,头发、衣服都染上了一层金粉。也许是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熟识的东西不再有魔力吧。他放眼城东,塔吊林立,一座新的产业园很快就要建成。
   城北,在房子的另一面,站在阳台上无法瞧见。刘永全最熟悉的就是城北了,不用看,他就能勾勒出它的轮廓来。城北,最打眼的,就是远近闻名的标志性建筑——裤裆大厦。飞机场、高铁站、汽车站等交通站台,统统建在大厦之外,进城出城都得从裤裆下经过,他揣摩过设计者的用意,只有忍受胯下之辱,方可成为人上之人。大厦之内,是市民消遣娱乐的大雁湖公园。在城市扩张之前,大雁湖是一个离老城区20多公里的天然淡水湖,湖的周边是湿地,每年春秋两季,成群的候鸟在迁徙途中栖息于此。圈为城内公园后,再也没有候鸟在此歇脚,只见过它们在空中飞行时疲倦的身影。
   夜色,如打翻了云霄宝殿的墨缸,浓稠的墨汁在天地之间慢慢晕开。遍布城区的鸟笼里,仅亮起了零星的灯光,繁华的都市,几近人去楼空。裤裆大厦和高跟鞋上,喜庆的灯光秀开始轮番表演;空中的无人机群,变换着各种阵形;街道上,车辆稀少,行人寥寥。
   黑夜来临,那只无形的手,硬生生地将刘永全抓进了令他惊悚的黑屋子。他拼命地挣扎,试图扒开那只邪恶的手,从而逃出屋子。他把自己的头发抓落一地,把脸上抠出一道道血痕。
   他受尽折磨,痛不欲生。在这个当口,《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刘永全打了个寒颤,猛地回过神来。这首歌曲,是他为妈妈的来电专门设定的铃声。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装出开心的样子,接通了手机。
   妈妈迫不及待地问这问那,在哪里过年,年夜饭吃了没有,一家三口都还好吧,下雪天多穿点衣服了没有。
   刘永全强打精神,柔声细语地回答,在家里过年,刚刚吃过年夜饭,老婆去娘家看儿子了,自己喝多了点,头很晕,没能一道去,在家里呆着呢。一家三口都好,不用挂念。您一个人在家,要照料好自己,孤单寂寞时就给我打电话。村里的人基本都不种田、不种地了,你也少做点,够自己吃用就行了,靠种田地挣不了几个钱,累出了毛病,就不划算了。
   妈妈听后,似乎放下了心,随后叮嘱他,凡事由着她,一家人要和和气气地过日子,不要动不动就吵,那样既伤感情,又伤元气,家不宁,事难成啊。
   妈妈缓了口气,安慰他说,她一个人在家过得很好,能吃能喝能睡能动,身体很健康,不用担心她。
   放下手机,刘永全的泪水,顺着那一道道血痕,缓缓地流淌。他刻意冰封多年的记忆,被妈妈融化,往事如雪水般,一滴一滴慢慢地渗出。
   刘永全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推行。由于田地少,产量低,交完公粮和提留,所剩无几,村民们依然吃不饱、穿不暖。
   刘永全的爸爸是个孤儿,奶奶生育他时,因难产去世。爷爷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吃多了观音土撑死了。村里最穷的,自然就是他家了。三间土坯屋,家徒四壁。
   人性是善良的,有时也是邪恶的。因为他家最穷,所以容易招惹是非。
   刘永全记得,五岁时的一个夏天,爸爸不在家,发小刘忠义邀他去他叔叔家,陪堂弟刘忠信一起玩躲猫猫游戏。那天玩得实在是太开心了,以致于忘记了饥饿。等到妈妈满村子喊他回家吃饭时,他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正在吃饭的时候,刘忠信的妈妈一路跺脚,一路谩骂,来到了他家。她进门直奔刘永全,一个一个衣兜翻查起来。刘永全被这架式吓懵了,捧着碗僵在那里。
   妈妈温和地说道,信儿妈,你这是干嘛呢?看把孩子吓的,有话好好说吧。
   刘忠信的妈妈,一脸不屑地说,有什么好说的,我看你家是穷急了,指使孩子去我家偷钱。你有手有脚,分了田,分了地,还是穷得叮当响,天生就是穷苦命。
   妈妈不愠不火地说道,你说全儿偷了你家钱,可是你把他衣兜搜遍了,都没找到,说明他没偷呀。凡事都得讲证据,不能坏了孩子的名声。
   刘忠信的妈妈嗤之以鼻,他回来有一会了,肯定是交给你藏起来了,你家都穷得揭不开锅,能有什么好名声。
   妈妈眼圈泛红,使劲地咽下那口气,淡淡地说,反正我家也没什么东西,屋里屋外,你随便搜吧。
   听妈妈这么一说,刘忠信的妈妈才悻悻地走了。
   刘永全七岁那年,秋收结束不久,爸爸跟着村里其他男劳力,步行上百公里,兴修水利去了。
   有天晚上,刘永全睡到半夜,被一阵沙沙的响声吵醒,他惊恐地睁开眼睛,发觉有人在扒拉他家窗子。所谓窗子,无非就是窗框上支起几根树枝,树枝上钉着拆开了的麻布袋。
   妈妈怕他受到惊吓,轻抚着他的头。然后低声呵斥道,这深更半夜的,谁呀?再不走,我就要把开水泼出去了。
   窗外,一个男子压低声音说,莫问我是谁,你把门打开就行了。
   刘永全听出来了,是单身汉驼子伯伯的声音。
   妈妈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另一只手捂住他朝向窗子的耳朵。规劝他说,做人就得有人样,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丑事,自尊自爱吧。
   驼子不再扒拉,嬉皮笑脸地说,你是全村最好看的媳妇,他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穷得裤衩都没得穿,把门打开吧,我给你送肉送粮。
   妈妈被激怒了,再不滚,我就喊人了,让人知道,看你脸往哪搁?
   窗外,终于沉寂下来。只有撕心裂肺的猫叫声,不时从远处传来。随后的两个多月,每到深夜,窗前都会响起沙沙声,还会有鬼叫。直到爸爸回来,一切才归于安静。
   其实,驼子还说了很多污言秽语,刘永全不愿想起,更说不出口。
   某天中午放学回家,刘永全看到,家门口围着二、三十个本村的壮年男子,手里握着棍棒,爸妈困在中间。
   刘忠信的爸爸说,昨晚林子里被盗了十几棵松树,村里其他人家都是新盖的房子,只有你家还住在掉渣的土屋里,不是你偷的,难道是鬼偷的吗?儿子偷钱,老子偷树,你家就是个贼窝。
   爸爸说,我家虽穷,但我们从来不做亏心事,你们要是不信,随便你们怎么搜。
   你那三间又小又破的土屋,肯定放不下,老实交代,你藏在哪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你招出来,就算了,要是不招,打死你这穷鬼,驼子吼道。
   爸爸无可奈何地摆摆头,能藏在哪?我真的没偷,招什么啊。
   打!众人抡起棍棒,朝爸爸打去。爸爸一手护头,一手推开围堵的人群,拔腿就跑。最先追上的,是刘忠信的爸爸。妈妈用力拽住他的衣摆,被赶上来的驼子一顿暴打。妈妈瘫倒在地,痛苦地呻吟。
   刘永全举起书包,正要迈开腿去砸驼子,被妈妈喝住,全儿,扶我起来。刘永全把妈妈扶进屋,妈妈拉着他的手说,你爸没事的,他跑得快,没人追得上,躲过这一阵子就好了。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不要掺和,妈妈呀,只希望你健康成长,好好读书,长大后有点出息,为我们家争口气。
   刘永全哽咽着说,妈,我会努力读书的,将来一定考上大学,在城里买房子,把你们接过去住,远离这个野蛮愚昧的地方。我还要买一辆车,载着你们去各地旅游。
   自此,刘永全一门心思读书,除了偶尔与刘忠义打个招呼,他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命运有时还是会眷顾努力的人,刘永全以高分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成了村里第一个大学生。金榜提名时,他没有激动,他一心想着尽快离开这个让他厌恶的村子。
   他上大学时,已是21世纪初。那个时候,村里越来越多的人抛家别子,进城务工,大量的田地无人耕种。爸妈都不识字,又没有手艺,于是承包了一些被抛荒的田地,虽然依旧不富裕,但生活不再那么艰难。
   在大学里,刘永全无疑是最寒碜的一个,虽然成绩优异,但自卑、消极、敏感就像魔鬼般折磨着他。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他的生活才露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倪娜,是公认的校花,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如同降落人间的天使;她端庄大方,活泼可爱,充满着青春的气息;她来自另一个城市,穿着打扮入时,散发出高贵的气质。
   别说是她,就是班上其他的女生,刘永全都不敢正眼相看。但有次晚自习,倪娜竟然坐在他身边,这令他满脸通红,心脏像只欢蹦乱跳的青蛙,随时要从他嘴里跳出来。
   倪娜,一会问,这句话怎么理解呢;一会又问,那道题怎么做呀。在探讨学习的过程中,刘永全终于和她对上了眼。直到那一刻,他才体悟“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奇妙意境。
   倪娜就是一块充满了无限魔力的磁石,紧紧地吸引着刘永全。她不但深深地感动着他,还给他带来了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他第一次坐上摩天轮,发出大声的叫喊;他第一次走进影院,观看了3D电影;他第一次来到西餐厅,品尝着异域风味;他第一次登上跳台,搂抱着心爱的人蹦极……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转眼就到了毕业季。刘永全的初衷是回去考个公务员或者教师,在县城上班,生活压力小,又方便照顾爸妈。但倪娜的妈妈非要她回到她的城市,刘永全曾经在心里发过誓,为了倪娜,他愿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于是,他与爸妈商量过后,跟随倪娜来到了她的城市。
   人生何处不相逢,发小刘忠义在这座城市打工将近十年,某天下午,刘永全正巧遇见了刘忠义夫妇。他乡遇故知,百感交集,刘永全把他夫妇俩带到一个小餐馆,叙起旧来。
   几杯酒下肚,刘忠义诉起了衷肠,他说,当年叔叔家不见的钱,是堂弟偷去买了吃的。那十几棵松树,是驼子伙同叔叔偷去卖了……
   刘永全脸色凝重,咽了口酒说,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真的不想再触及那梦魇般的往事。
   刘忠义说,好吧,不说那个了。你是村里最有出息的,上了大学,又在城里工作。美中不足的是,你还没结婚,你爸妈都想着抱孙子呢。
   刘永全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他小时候听爸妈说过,他们非常羡慕有的人家儿孙绕膝、共享天伦之乐。
   一个周末,他陪倪娜逛街,提出了结婚的想法。倪娜为难地说,“目前恐怕不行,没有房子,妈妈肯定不同意我结婚。”
   刘永全瞅准机会,趁阿姨一个人在家时,壮着胆登门试探。问过安,他诚惶诚恐地说,他想成家,先把后方稳定下来,然后集中精力干事业。
   阿姨说,娜娜是倪家皇冠顶上唯一的夜明珠,她捧在手里,怕掉;含在嘴里,怕化;戴在头上,怕碎。恋爱,她不反对;结婚,她必须把关;车子,她会陪嫁;房子,婚前先买。
   刘永全谦卑地说,先租房结婚,再积钱买房,他是真心爱倪娜,保证会在不远的将来,给她想要的生活。
   一个租字,激怒了她。她暴跳如雷,吼道:“你可以不要脸,但我要脸,亏你说得出口,租房结婚。老实跟你说吧,自从我知道娜娜和你谈恋爱,我一直在反对。多少有钱又帅气的男孩追她,她都拒之门外,偏偏喜欢你这个乡下的穷小子,真是脑子进水了。”
   她润了润嗓子,接着说,“既然她对你那么死心踏地,我也不反对了。要么,把房子买了,光明正大地迎娶娜娜;要么,不要谈结婚的事,继续挣钱,准备买房;要么,你主动离开她。当然,还有一种选择,不用买房子,可以直接结婚,唯一的条件就是孩子跟娜娜姓。”

共 628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只有胜利才能生存,只有成功才有代价,只有耕耘才有收获。小说的主人公刘永全,在童年少年都受着贫穷和歧视,亲戚家里的钱丢了, 便有人上门谩怀疑是他偷了。村里的树丢了,也有人围攻他们家,怀疑是他们做的手脚。夜晚,父亲外出了,便有好色的驼子上门骚扰,被母亲拒绝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羞辱事件不断地发生着。因为被歧视,刘永全发誓读书出人头地,离开这个落后的村子。于是他埋头苦读,终于考上了名牌大学。在学校里,有一个美丽大方的姑娘,随时向他请教学习知识,两个人开始了恋爱。因为这位姑娘,刘永全有了许多的第一次,最终他鼓起勇气提亲, 幸运的是这位名叫倪娜的姑娘是真心爱他的。姑娘自己掏出私房钱付了房子的首付,和他生活在了一起。但因为姑娘是独生女,不能随他一起去乡下陪母亲过年,一种自责、内疚的情绪折磨着他。在苦苦思索后,他决心按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去处理好家庭复杂的关系和问题。这个年夜饭,是他一个人渡过了,在这一夜,他想起了逝世的父亲,想起了独身一人的母亲。最后,他终于思索清楚了。小说把生活里的细节通过细致的观察把一个情感故事烘托得相当艺术,引人深思。感谢赐稿八一,问好冬安。【编辑:红袖揽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105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21-01-04 09:16:44
  贫穷导致心魔,但最终拨开云雾,走出迷茫。情感小说,描写细致入微。问好,祝老师新年快乐。
小小莲儿
回复1 楼        文友:垂文扬采        2021-01-05 09:31:34
  谢谢老师留评,问候冬安。
2 楼        文友:郭秀玲        2021-01-04 19:50:17
  一个人的心魔,还需要自己解开。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总需要面对,但这一切是以生命的存在为前提。看到刘永全被父亲骂醒,幡然悔悟,我悬着的心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好小说,拜读学习!
郭秀玲
回复2 楼        文友:垂文扬采        2021-01-05 09:31:50
  谢谢老师留评,问候冬安。
3 楼        文友:淡淡的云彩        2021-01-06 11:10:21
  生活是个复杂的命题,但心态更重要。勇于面对,寻求平衡矛盾途径,解决问题的途径才是根本。独生子女成家立业,何去何从,的确需要提到议事日程,需要全社会关注。很有现实意义的好小说,欣赏学习了!期待更多精彩!
淡淡的云彩
回复3 楼        文友:垂文扬采        2021-01-06 15:12:21
  谢谢老师鼓励,问候安康。
4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21-01-07 19:09:52
  人生的快乐,各自体会不一,小说中的刘永全童年时的阴影,一直伴随着他,努力是他想改变的法码,但不尽人意,小说结尾是亮点。好小说,恭喜摘精,遥祝老师在八一社团天天快乐,笔丰。
黄金珊瑚
回复4 楼        文友:垂文扬采        2021-01-07 23:11:33
  感谢老师鼓励,问候安康。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